红土启用鹰眼势在必行 勿因守旧断送球员努力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5-17 00:30

如果说纳达尔收割冠军是红土赛季的主旋律,那么争议判罚无疑就是红土赛季的协奏曲。每年这个时候,同样的剧本就会如期上演。我们知道,纳达尔之于红土是无解的,但争议判罚似乎是可以消除的,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安装鹰眼,现在红土已经发出最新的声音:我们需要鹰眼!

为何以法网为首的红土赛事始终不肯尝试鹰眼?

2006年,迈阿密大师赛在巡回赛中第一次使用鹰眼。同年,美网成为第一个引入鹰眼的大满贯赛事,网球运动也由此发生变革。这之后,羽毛球、排球等运动均效仿网球,在一些赛事中引入鹰眼,以最大程度上保证赛事公平。

但并非所有网球场地都适合安装鹰眼,比如一次次引发讨论的红土场。在很多人看来,红土场上可以留下清晰的球印,安装昂贵的鹰眼并非必要。但多次试验证明,球在红土场上的落点受制于各种因素,有时球印并不能完全反映真实情况。

红土场球印不总是清晰可见,鹰眼会最大程度保证裁决公平;硬地和草地都使用鹰眼系统,但红土赛事却偏执守旧。在支持红土安装鹰眼的人看来,仅凭这两点就足以“勒令”让以法网为首的红土赛事做出整改。

因此,越来越的专业人士都认识,红土真正需要鹰眼!

今年蒙特卡洛大师赛首轮,唐纳德森对阵拉莫斯。比赛进行到第2盘第6局40-0时,拉莫斯发球直接得分,拿下这一局。但唐纳德森认为拉莫斯的发球出界,主裁下来查看后维持原判。唐纳德森没能控制住情绪,对裁判咆哮,并伴有一定的肢体动作。

最终,主裁坚持原判,唐纳德森也以两个3-6输掉比赛。随后ATP对唐纳德森追加5000欧元罚款。事后转播画面显示,主裁在辨别球印时可能出现失误,这一事件再度引发红土球场是否应该引入鹰眼的讨论。

今年罗马赛次轮,6号种子卡-普利斯科娃与希腊人萨卡里的比赛,决胜盘5-5,并且双方战成平分时,前者的高压球很明显在界内,却被司线判出界。主裁以找不到球印为由维持原判,把这一分盘给萨卡里。普利斯科娃心情大受影响,原本可以拿到局点的她遭遇破发,最终输掉了比赛。

而在锦织圭与迪米特洛夫的比赛,相似的场景再度出现。首盘抢七,锦织圭击球出界。主裁卡洛斯-伯纳德斯进入场地查看后,同样以找不到球印为由判这一分重赛,这让迪米特罗夫非常生气。锦织圭拿下了重赛的一分。而双方在决胜盘的对决,迪米特洛夫也有一次发球明显出界,却被主裁认为是在界内。保加利亚人拿下重赛这一分。

去年蒙特卡洛大师赛中也出现过误判案例,在戈芬与纳达尔的8强赛中,纳达尔在戈芬的局点上击球明显出界。原本戈芬将以4-2领先,但主裁下场竟然认错球印,认为击球压线要求重赛,心情大受影响的戈芬随后连丢4局,最终0-2止步8强。

每年4月至6月,巡回赛都将进入红土赛季。与硬地、草地等不同,红土球场会留有球印,这也是包括法网在内的红土场均不安装鹰眼的一个原因。细心的观众会发现,红土比赛裁判会不时下到场地,对有争议的球印进行确认,这成了红土场的一道特有画面。

红土场是由天然黏土或者加工黏土铺成的场地,这决定了它在标准执行上不如草地,更不如硬地。试验显示,如果比赛当天干燥多风,吹掉了红土场表面的一些砂砾,那么球印就比实际接触面积小一些。如果多了些额外的黏土,球印便会比实际接触面积更大。此外,红土场上球速越快,留在场地上的球印则越长。

数据显示,如果将垂直坠落的网球接触面视作正圆形,那么其实际直径为97毫米,但通过对红土场表层红土的冲击,最大可留下直径165毫米的球印。这种情况下,误差有可能接近70毫米,而鹰眼的误差则仅为2.2毫米。红土与鹰眼的距离并不远,唯一的障碍只是传统的保守思维能否彻底被推翻。

(来源:腾讯体育)

——END ——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